产业频道 > 滚动新闻

证券可交易,经济体制改革了

作者: 王烨捷 来源: 中国青年报
2021-04-01 06:30 
分享
分享到
分享到微信

证券可交易,经济体制改革了

2000年,上海浦东一处街头,多家外资银行入驻其间。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建泉/摄

1990年6月,时任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朱镕基率领上海党政代表团访问新加坡、香港。在香港举行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,朱镕基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:上海证券交易所年内就将开业。

这句话,让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上海。当时的上海因被计划经济体制所束缚,经济发展水平已被广东等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所赶超。朱镕基曾表示,生产上不去,上海经济无法振兴。

上海,急需一场变革。邓小平指出的路径是,上海过去是金融中心,是货币自由兑换的地方,今后也要这样搞。他还表示,中国在金融方面取得国际地位,首先要靠上海。

建立证券交易所成为上海打造金融中心的题中之义。1990年12月19日,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开业。自诞生起,无论在哪个时代,上海证券交易所都扮演“重要角色”,也被认为是经济体制改革具有标志性的举措,尤其是向世界发出了中国改革开放坚定不移推进的强烈信号。

---------------

开业时间表提前了

根据最初的部署,上海证券交易所计划在1991年大约三四月的样子开业。但朱镕基在香港的表态,提速了上证所开业。1990年开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,当年12月中旬,香港贸发局邓莲如女士将率一个大型贸易代表团来沪访问,上海市也希望这个时间点上海证券交易所能开业。

不到半年时间,分别代表上海市政府、人民银行上海分行、上海市体改办的李祥瑞、龚浩成、贺镐圣组成的“三人小组”和另行成立的上交所筹建小组一起开启了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。从选址、法律、会计、上市公司、投资人、中介机构等一项一项开始,逐一摸索。

其间,筹建组组长这个重要岗位一度空缺,年仅35岁的人民银行上海分行金管处副处长尉文渊挺身而出,说:“没人去,我去得了。”

1990 年12月19日,这个敢于挑担子的年轻人以上交所第一任总经理身份敲完锣后,激动得当场晕倒。他前一晚和同事们一起布置会场搬东西,撞到了脚背,一只脚整个儿肿了起来,还发起了高烧。

这一天,总经理尉文渊一只脚穿着借来的大鞋,一只脚穿着自己的鞋,上台敲锣。敲完,就被送进了医院;这一天,上交所有30种证券上市,国债5种、企业债券8种、金融债券9种、公司股票8种(俗称“老八股”)。

40年没玩过资本游戏的海通证券第一时间推出了电真空股票,不到3秒就被万国证券抢去,因间隔时间不够,这笔交易被宣布无效。再次竞价后,申银证券以365.7元吃进。

随后,一大批国民经济支柱企业、重点企业、基础行业企业和高新科技企业通过上市,既筹集了发展资金,又转换了经营机制。

“股市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”

1992年5月,《上海证券报》刊登了一句至今仍被广大股民所熟悉的口号——股市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奋斗与梦想——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叙事》一书中记录,这句口号最初是由上交所理事长李祥瑞提出的。

当时,上交所在5月21日放开了所有股价涨跌停的限制,股票价格当天一飞冲天,上证指数暴涨105%。甚至有极端案例,如“豫园商城”,股价从5月21日的7000元上涨到5月25日的10009元,成为第一只达到万元的个股。

暴涨之后,上证综指掉头向下,连“泻”3天。李祥瑞的“风险”名言,就是从这时开始火遍全国的。

而在此之前的1990年至1991年期间,上交所对涨跌停幅度的控制标准也是起起伏伏,摸石头过河。最初,上交所涨跌停幅度定为5%,但开业没几天,为了抑制“暴涨”,管理者把涨跌停幅度收窄到1%,后来又把跌停幅度继续收窄到0.5%,此后又恢复到1%。

尉文渊后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,上交所开业1年多时间,因为允许的涨幅太小,股市成交低迷。0.5%-1%的涨跌幅,收益比银行存款利息还低。

直到1992年3月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召集召开沪深证券市场工作会。他在会上当场批评上海的不足——不够放手,发展不够,股价没有放开。此后,上交所开始着手放开股价,到1992年5月5日,把所有上市股票的每日涨跌停幅度从1%调升至5%,直到5月21日全面放开涨跌限幅。

经过一段时期的摸索,股市的制度安排与监管得到更多的关注。比如,当时股市大幅度下跌,出现了证券营业部挪用股民资金的情况。为了杜绝这种情况再次发生,上交所实现了股民资金的第三方存管。

又比如,曾发生过,购买认购证的抽签表,被金融系统干部、职工偷偷截留私买,导致几千人排队的队伍只有几十张抽签表可供发售,引发群众不满,把监管提上了重要日程。1992年10月26日,国务院证券委员会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成立。前者是内地最高证券管理权力机关,后者则负责证券市场管理和监管,并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。

探索之路从未止步

2021年,上交所进入第31个年头,尽管过去的“红马甲”“黄马甲”和热闹非凡的交易大平台已经成为历史,但上交所仍然带着一份当年的“闯劲”,保护投资者权益的这份初心仍然未改。

信息技术手段的升级,使得上市公司交易变得更加透明。每隔一段时间,上交所官网监管动态一栏都会更新最新的监管情况,最大限度保障投资者的知情权。

3月15日,是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日。2021年3月15日,上交所也适时就《顺应市场结构性变化 加强投资者权益保护》等相关问题进行了全面介绍。值得注意的是,2020年在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情况下,沪市主板仍有1165家公司进行了现金分红,合计分红金额接近1万亿元,同比增长11%。

上交所还把目光放在了投资者教育上,以此来提升投资者自我保护的能力。2020年,该所组织开展专题投资者教育活动800余场,推出原创投资者教育作品400余件、直播活动100余期。

无论是上世纪90年代的“老八股”时代,还是2021年的“科创板”时代,上交所的探索之路从未止步。

2019年6月13日,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主持了科创板开板仪式。科创板设立并试点注册制,承担着两项重要使命——一是支持有发展潜力、市场认可度高的科创企业发展壮大;二是发挥改革试验田的作用,在发行上市、保荐承销、市场化定价、交易、退市等方面进行制度改革的先试先行。

“先行先试”的一个重要侧翼是,要同时落实好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改革,以及完善法制、加大违法成本和监管执法力度两方面工作。“压实中介机构责任,给投资者一个真实、透明、合规的上市公司。”易会满说。

上交所给科创板取了一个颇具新意的英文名——SSE STAR MARKET。STAR,是英文“星星”的意思,寓意科创板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,为上海乃至中国经济注入活力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王烨捷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【责任编辑:刁云娇】
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: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日报网:XXX(署名)”,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,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、使用,违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请与010-84883777联系;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日报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体如需转载,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,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。
版权保护:本网登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属中国日报网(中报国际文化传媒(北京)有限公司)独家所有使用。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,禁止转载使用。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:rx@chinadaily.com.cn
中文 | Englis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