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·达理欧:国际公益学院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舞台

2018-02-28 14:20:34
分享

2018年初,《原则》简体中文版由中信出版集团出版发行,短短一个月时间售出50万册,创造了中国图书市场的又一个奇迹。做为本书作者瑞·达理欧,不仅是美国“对冲基金教父”,世界最大对冲基金公司桥水的创始人,也是改革开放后最早来到中国的外国企业家之一,更是一位对中国饱含深情、充满情怀且对社会肩负责任感的企业家。

瑞·达理欧:国际公益学院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舞台

2月26日,瑞·达里欧开启了4天2地与中国读者们交流对谈之旅,其内涵不仅仅在宣传自己的作品,更是在实践他在《原则》中提到的社会责任和情怀抱负。他到中国的第一站来到由他做为发起人之一的国际公益学院,在学院董事会主席马蔚华和院长王振耀陪同下,参观了北京校区,并通过视频和深圳校区的学员代表、学院员工举行了见面会。瑞·达理欧认为,国际公益学院是他人生重要的舞台,“我一生主要的义务就是使其他人受益,这也是我为什么写《原则》这本书。”他想要把他的价值观传递给更多人,“死生交替,身体只是生命的载体,可慈善的基因可以代代遗传下去;精神境界会和更大的存在连接并永续”。

瑞·达理欧:国际公益学院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舞台

见面会上,瑞·达理欧讲述了他和国际公益学院的渊源,“当我和我的儿子第一次来到中国做慈善时,资金是主要需求。但随着中国的发展,资金已经不再缺乏,主要问题是需要了解如何更好地使用善款,使之发挥更大的作用。” 中国社会的转型期,公益慈善将扮演重要的角色。如何给整个中国社会的发展带来极大提升?早在2012年12月,财经论坛上,共同使命的驱使,使瑞•达理欧与王振耀院长迅速碰撞出思想的火花。王振耀对未来公益慈善发展的判断,在一番探讨之后,使瑞•达理欧萌生了支持的想法。

2013年初在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市,瑞•达理欧的私人府邸,他表达了希望支持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发展的意愿,王振耀拿出压在心底多年的想法:像洛克菲勒家族在中国创办协和医院影响中国医学百年那样,建一所公益教育学院。瑞•达理欧经过沉思后拿起笔飞快地在本上勾勒,并与王振耀不断讨论一所公益教育学院的蓝图。

2014年初,中美两国的几位慈善家聚首夏威夷,中国慈善家牛根生在东西方慈善论坛中提出:行动、行动、再行动。瑞•达理欧听闻非常激动表示,“做慈善,一定要勇于承担使命,这一刻就可以行动起来,中美慈善家一起资助在中国筹建一所公益教育的学院”。彼时,瑞•达理欧心中已决定约好友比尔及梅琳达•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•盖茨共同加入行动中。

瑞·达理欧:国际公益学院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舞台

2015年初,瑞•达理欧与比尔•盖茨达成一致意见共同支持一所公益学院在中国成立,但他提出配捐,“中国人的事,要中国人占主导”。中国的慈善家牛根生、何巧女、叶庆均认同公益教育对中国的意义,两国慈善家决定共同打造中国公益教育的百年梦想。2015年11月12日,国际公益学院成立仪式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。王振耀被聘请为院长,马蔚华被推选为董事会主席。

瑞•达理欧希望,公益慈善事业真正能在中国的转型过程中发挥良善的作用,正是这样的希望促成国际公益学院形成GPL(Global Philanthropy Leaders Program,全球善财领袖计划)、EMP(Executive Management of Philanthropy,国际慈善管理项目)、公益网校三大教学产品,并在国内外初见影响力。瑞·达理欧表示,“当我到世界上不同的地方,都能碰到国际公益学院的学生,他们向世界最好的慈善家学习,这让我感到无比幸福。”

见面会上,瑞·达理欧与学院员工、学员代表和媒体记者进行了交流,对他们感兴趣的问题给予解答。关于公司和非营利组织之间最大的区别,瑞·达理欧表示,“我个人的慈善投资和商业是完全分开的。我和生意伙伴商讨的资金用途很广泛,但是关于慈善,是私人的事情。我相信商业伙伴需要他们自己做出关于慈善的决定。最重要的是他们学到了怎样的价值观,传递怎样的价值观。”

2017年,由瑞•达理欧和达理基金会资助,国际公益学院、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共同推出了 ELP教学产品(Executive Leadership Program,慈善管理高级领导人项目),对于学员们关注的项目今后的发展计划,瑞·达理欧表示,“我的梦想是帮助中国的慈善领袖在没有我的情况下成功。我现在已经领悟了一个道理:我身边的人比我更加聪慧,也比我在慈善领域更有才能。我相信中国的慈善领袖比我更清楚如何在中国慈善领域成功,中国慈善要由有才能的中国人引领。”

对于学员提出的如何衡量慈善投资的回报,瑞·达理欧表示,商业是否成功很容易衡量,带来的收益比成本大就是成功。而慈善则很难衡量,它不像商业的成功标准那么直白。“慈善没有统一衡量的标准。生命价值几何?拯救物种价值几何?你只能以你的激情,不断被所关心的事情推动。”现在的影响力投资或社会企业应该在慈善的可持续性上努力。“我以前认为我有很多钱,可以捐很多钱,现在我认为我的钱非常少。比尔·盖茨现在也觉得自己很穷,因为慈善需求实在太大了。所以你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是如何使得你的金钱作用更长久,如何更好地改变政策。这也是慈善比商业更难衡量成功与否的原因。”

见面会上,学院学员代表为瑞·达理欧送上了CGPI校友会特别定制的礼物——根据学院LOGO精心设计的领带。他很高兴的接受了学员的礼物并当场佩带。瑞·达理欧表示,“很高兴看到学员们很有激情,很享受做公益。中国有很好的社会发展经验,有很多人善于致富。如果他们能共享资源,将创造更多机会,使整个社会受益。”

分享
标签:

推荐